青蓝之上

中二病晚期,脑补能力爆表,疑心病重的二次元控天蝎女~热爱V家,火影,黑塔利亚。咳,完毕。

我的世界ep03

啊弧了这么久……
本来以为没人看的说……
(少说废话啦你!)

其实博人当初听到可能会永远消失的话时,也也犹豫了。
他有家人,有伙伴,有恋人。
他不敢轻易放弃。
但,如果是为了他们的幸福而奋斗的话……
我的世界吗?
就是为了记住我的那些人而存在啊。
我有名字。这是我的父母赐予我的。
如果木叶依然可以那么安详地存在的话,失去名字也没什么吧。

反而还减轻了亲人的痛苦。

并且,他,漩涡博人的消失有意义。

我可是火影的儿子呢,绝对也要有守护村子的意志。

在时空中穿梭的博人想着

祸衣(v家七宗罪圆尾坂的裁缝店后续)

        楔子     祸的不是衣服,是人心。
祸衣其一    婚约与残疾的姐姐
        一切始于那婚约。
        “呐。”女孩拿着那件大红色的嫁衣,嘴角扯出一丝恶毒的笑。“她,一定会死的。我那残疾的姐姐……”
        “老爷,雅子小姐……死了……”町田隆正喝着茶,一听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差点噎住。“这这……可怎么向溪谷家交代啊……”
        町田雅子死了,与她订婚的溪谷三郎自然不愿罢休,虽然雅子是个瘸子,但溪谷三郎还是愿意娶她的,不是因为雅子有什么令年轻有成的他着迷的,只是那么点怜悯和不敢反抗长辈命令的懦弱罢了。三郎真正想要的是雅子貌美的妹妹——町田英子。
        英子与三郎从小便是极亲近的,那时行动不便的雅子常常想加入他们的游戏,但总是被拒之门外。这下可好了。三郎想道。他对雅子是没甚么好感的,不过是个瘸子,他想。她若是死了,也不过是少了个累赘。再说,那町田家的人也不见得有多待见这位大小姐。英子不知比她好了多少倍呢,三郎想着,心便宽松了些。
        由于溪谷家的要求,町田隆只好将与雅子极相似的双胞胎妹妹嫁给了溪谷三郎了。
        隆的心里是极不高兴的,他本想将英子嫁给更富有的人家的,这样他便能取得更多的聘礼。这样,精明的守财奴便可以少为钱担心些了。

祸衣其二  妒忌之火•我不想一辈子作那个瘸子
        英子满心欢喜嫁给三郎,溪谷家竟和她说要装作雅子一样永远呆在家中!好动的英子自是不愿在家中作免费保姆的,便不时与三郎偷跑出去。于是坊间便多少出现了一些流言:“溪谷家的那个少爷是不是纳了个妾啊”“唉没准是那个町田家的二小姐呢”“是吗那个守财奴不就吃大亏了”
        英子的妒忌愈来愈浓,有天竟愚蠢地说出町田家和溪谷家小心翼翼保守的秘密。
         而后两家好不容易压下了此事,英子受到了严重的惩罚。她任性地穿着“祸衣”出了门。要知道,这可是她姐姐雅子曾穿过的、未婚女孩才穿的衣服。英子要证明,她跟那个死去的、残疾的姐姐,是天壤之别!
        死人穿过的衣服,任谁穿着也会起一层鸡皮疙瘩,更何况,这是那个连杀四人灭门案的凶手,被斩首的女裁缝——首藤祸世在犯案期间做的衣服,也是她做的,最后一件衣服。
        这件衣服转了几道手才到雅子手里,据说,它的每代主人,都碰到了原因不明的祸事,轻则伤财,重则身亡,比如雅子。
        若不是这“祸衣”的怪谈,这衣服英子穿上也是风姿绰约的,白皙的皮肤,端正的五官,配上女裁缝灵巧双手制成的蓝底红花的振袖和服,活脱脱的一个美人。
        只是,已婚的英子穿着这衣裳,有不合礼节之嫌疑,英子像开屏的孔雀,似是忘了不久前她被家法处置的狼狈相。街上的男子,无一不向英子投去目光,只是一看见那“祸衣”便收回了目光,脸上渗出几滴汗珠。他们知道,自己的家世,经不起“祸衣”带来祸事的折腾。
        “你在干些什么!”远行去谈生意的溪谷三郎见到自己的妻子穿着“祸衣”,愤怒地咆哮,他真想将这愚蠢的女人打上一耳光,好让她那糨糊脑子清醒清醒。
        英子的行为让她再次遭至家法,并此生不经婆家同意永不得踏出家门。

祸衣其三:英子之死与林的出生
        英子成了笼中之鸟。但令人欣喜的是她怀孕了,因为祸衣事件有些冷落她的溪谷三郎重新像往日一样对她嘘寒问暖,但由于怀孕而身材发福的英子姿色自是不如从前了,溪谷三郎看向她的目光有些游移。
        英子怀孕后四个月,溪谷三郎带回了一个少女,那少女颇有小家碧玉的风格,姿色比过去的英子更美。
        英子也顾不得任何东西了,快些把孩子生下来才是她认为最要紧的事。
        很快,英子生下了一个男孩,叫林。似是受到了过世的大姨的诅咒,林自生下来后就体弱多病。
        在一个秋风萧瑟的夜里,英子上吊自杀了。苍白的脸在昏暗的油灯照射下,竟有几分雅子的气质。她说:“姐姐,惩罚该停止了吧?”
        似是雅子的声音,又似是英子的自言自语,“你的儿子,我会饶过他的。是你作孽用衣带勒死了我,但我也不会饶过溪谷三郎……林是我的外甥呢……”
        溪谷三郎的妾因为英子的死成了正妻,虽不曾对林做过什么,但心里却盼着林早日过世,她的儿子才可继承溪谷家三分之一的家业。

祸衣其四:祸衣之咒
        林是个乐观的少年,但也好奇心极强。他查看母亲的遗物时,发现了一件蓝底红花的振袖和服。林终是个孩子,以为送这么件漂亮的和服去后母或许会对自己好些,可惜被骂了出来。但后母留下了那件和服。
        一个月后,溪谷三郎家莫名起火。只有林逃了出来。
      
——始末
         妾偷偷地打算偷窃溪谷三郎一个银元,她本是想开个玩笑的,爱钱如命的溪谷三郎岂能容忍,竟杀了那妾。那刻他简直是个恶魔。打斗间打翻了油灯,溪谷三郎被活活烧死,衰败的溪谷家没有任何仆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林也不知去向。

信件物语ep02 误会的开始

        只是写封信,并不代表我认错(怂)了!本田菊自我催眠中。(这有鄙视傲娇的安倍政府的成分)
        (以下是信的内容)
王耀君:
        近来可好?
        十几年没有联系了,突然这么唐突地给你写封信,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很想再跟老友叙叙旧……
         写得什么!扔掉!
         二次草稿在三分钟后废掉。
         三次草稿在两分钟后废掉。
         四次草稿……
         终于,本田菊终于写好了一封信。然而,地上已经是满地纸屑……于是信被本田菊随手放在了书柜里的夹层,而他忙着打扫去了。
        反正也永远寄不出去,不过是青春的一份纪念。
        只是写封信……
        “哥哥,我回来了哟~”本田樱推开门,说道。“呐,小樱回来了。”本田菊提着一袋垃圾,系着围裙,头上戴着头巾,一副人妻相地出现在本田樱面前。“呵呵,哥哥果然又是打扫了呢,真是洁癖啊。”本田樱半开玩笑地说。
        “好了好了,快把行李都放下来吧,我现在扔完垃圾就去做中饭。”“好的,麻烦您了哥哥。”
        下午。
        本田菊出门去了,只剩下本田樱一个人在家,她正忙着研读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的资料。抬头,揉揉眼睛,目光猛地被一封夹在书柜上书本间的信吸引了。是哥哥写给谁没寄的吧。本田樱想。却瞥见信封上歪歪扭扭的中文。
        早先听说过哥哥高中时曾和一个中国留学生关系密切,中文定是会些的,只是孤僻的哥哥……现在并没有见到他跟别的什么中国人有什么联系。本田樱想着,好奇地抽出了信,上面写着一个“王耀敬启”。
        王耀?好熟悉的名字。信上没写邮编,没贴邮票,哥哥或许是根本不打算寄出去。在学校好像……听春燕说过她有个哥哥叫王耀……会是信上的王耀吗?本田樱猜测着,又将信放回原处。
        等哥哥回来,必须得问问他才行。最好也不要让他知道信的事。
        晚饭时间。
        “哥哥的高中生活是怎样的呢?”本田樱问道。
        本田菊的脸霎时阴了,本田樱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小细节,于是更加起劲地问了起来:“哥哥以前的作业多吗?”“老师都是怎么样的?”“有什么令人难忘的事吗?”本田菊只好一一告诉了她——他向来是不擅长撒谎的。当然,把王耀的事也告诉了本田樱。虽然很轻描淡写,但最后他还是非常郑重地告诉本田樱一句话。
        “要珍惜来之不易的朋友啊……”
        哥哥很重视这个人呢。本田樱想着,一个计谋浮现在脑中。
        好,就这么办吧,要帮哥哥重拾失去的友情呢!

信件物语ep01 无聊的随想

        本田菊开始回想起一个月前由于妹妹们让他和十几年没怎么联系的王耀有那么一点交集的事件。
        那是个平平常常的清晨,本田菊因为在远方读书的妹妹本田樱放长假回来,忙碌地上上下下打扫着屋子。虽说平时他平时也常常打扫卫生,但很少会把一些没用的老物件扔掉,照本田樱的话来说自家哥哥就是念旧,生怕扔掉那些东西会遗忘掉过去,其实完全没必要,如果不想忘记,那么怎么可能会因为扔掉了那些老物件而忘掉呢。
        一本相册从柜子里掉出来,忙着用鸡毛掸子掸掉柜子上的灰尘的本田菊的注意力当即被这本相册吸引了。奇怪,自己每个月都会打扫的,怎么会从没见过这本相册呢。本田菊好奇地打开,发现……其实是他一直都想隐藏这本相册……这本相册……是他和王耀的合影。
        本田菊强行平静下心情,正想扔掉这本相册,却又停下了动作。王耀,就跟这本相册一样,是他最不愿想起的记忆。像一个烫手山芋。
        第一次见到王耀,是在初中时,那时的本田菊,性格孤僻,基本上没有朋友,是王耀拯救了孤独的他。之后,就是很要好的朋友了。
        高一时,本田菊的父母死于一场车祸。家里的经济来源断了,本田菊还有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妹妹本田樱要养着。但是,习惯了沉默的本田菊,习惯了隐藏伤痛的本田菊,默默地放弃了钟爱的学业,选择了辍学打工。王耀拼命地问他原因,本田菊报以沉默。
        去东京之前,王耀只对他说了一句话。
        “小菊,在关心你的人面前隐藏伤痛,自己痛苦的同时也会伤透别人的心。”
        本田菊仍是沉默,其实心里已经泪如泉涌。
       不知不觉间,半小时过去了,本田菊这才回过神来,把相册放在一个他认为最隐蔽的角落。正如王耀追问他时的沉默,也是为了尘封伤痛,尘封曾经如利刃般伤透王耀的心的冷言冷语,尘封……曾经为了证明他要和王耀绝交的那一刀。
        写封信吧,写封……永远不会寄出的,给王耀的,包含着本田菊对王耀那无关风月,纯洁的爱的信。

        耀君,我早已把你当作家人,正因为是家人,才不想让你和我共享伤痛。我努力了,但仍是……让你心痛了呢……
        我们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信件物语 引子 (主极东兄弟,略菊耀向)

        “今天又是个美好的一天阿鲁!”王耀元气满满地起床,发现床边的小桌子上摆着一封信。
        不太熟练的中文写着“王耀敬启”,可笑的是“启”的口字写得很像个○,写信人似乎分不清汉字的笔画,显得怪里怪气,像中文又像别国的文字,明显出自一个外国人的手笔。
        又是小菊吗?
        这次又写了什么?
        王耀想着拆开了信,发现本田菊信的大体意思就是就上次本田樱她们干的好事道歉,“如果在下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王耀君包涵”,这样客气的话好像也只有本田菊才会说的出来了。想起那几个不客气欺负他的家伙,王耀觉得他们如果有本田菊一半客气他也不至于把联合国的会议室给拆了……(弟弟和损友的区别)
        不过……愈是亲近的人愈知道怎么伤害你最痛呢……
         王耀想,他果然还是介怀着以前的事情。
         无数次告诉自己那是往事了无须在意,但本田菊那一刀不仅是伤了他的身,还伤了他的心。
        小菊,或许正如你所说,你和我,都无法回到过去,伤痛就像我背上的刀疤,难以愈合……
        王耀收好信,打开房门,一如既往地看见春燕一边热烈地跟本田樱煲电话粥一边大口地吃早餐。中国猫猫一边吃着鱼食一边发出满足的咕噜声。
        不,小菊,我们无法像以前一样心灵相通,但新一代的年轻人或许可以呢。王耀想。
        “阿嚏!阿嚏!”,一大早本田菊就连打了两个大喷嚏。看着一边吃早餐一边无奈应着王春燕的电话轰炸的本田樱,他似乎看见了十几年前的自己和王耀。

我的愿望

2016年,希望自己的画技更上一层楼。

ep02后续(干吗不一次性发完算了)

“又在想那个女人了啊,螺丝钉先生,您可真长情。”白绝开玩笑般说道。

        “闭嘴。”博人冷冷地撇下一句。转身走向传送门。

        哪怕只是远远望一眼也好……莎拉娜,让我看看你吧。博人戴着面具,天蓝色的眸子里闪着泪光。只要再看见那个黑发少女,他的心就痛一次。日日相见,却不能走到你面前紧紧地拥抱,这,只怕是最痛苦的事了……

        不,可以那样,静静地,守候、保护着她,也是,一种爱了,虽然她永远不会知道……

        老师……我可是,有好好地,保护莎拉娜呢……博人抬头望天,对远在天堂的恩师——宇智波佐助说。

        啊,心好痛……这是怎么了啊……莎拉娜揉着剧痛的胸口。

1个月前。

       “喂,放开我!”莫名其妙地被抓来一个山洞的博人朝面前的黑袍人叫道。“嗯,安静,吵死了,小子,在长辈面前有点礼貌!”黑袍人摘下面具,露出一张熟悉的脸。“你……你……不就是……卡卡西爷爷经常拿着的照片里的……”“嗯嗯,我叫宇智波带土,你是那个那个鸣人的儿子吧?叫博人,对吧?”带土努力回忆着。“你你……不是死了吗?难道说……我死了!”博人叫道,“不要啊不要啊我还没有结婚没有看到臭老爸死呢呜呜怎么能比他先死了呢……”
        “安静……”带土要崩溃了,这小子的烦人程度跟他小时候有的一拼啊……
        带土告诉了博人自己带他来的原因:忍界的时空遭到了一个强大的时空忍术型忍者的入侵,致使维持时空与时空的“时空齿轮”出现了故障,在极乐世界的带土在众多死去的强大忍者的帮助下以半人半鬼的形态来到人间请求活着的忍者帮助。但追捕神秘忍者的人会面临由于在时空中穿梭致使记忆崩塌的危险,甚至最后与“时空齿轮”融为一体,在人世间的亲人记忆中消失。
        “据我所知,你现在在跟我们宇智波家的末裔——莎拉娜交往吧?”带土叹了口气,他也是打心眼里喜欢莎拉娜这个后辈的,他也不想让这个可爱的女孩承受恋人死去的痛苦,“我们……唉,也不想让你独自一人承担这些我们先人本应担负的责任,但是,只能说,作为拥有仙人天赋的你,才能在时空中穿梭却不会被时差压力挤成碎片……如果你想要让身边的人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和过去,还是……”带土顿了一下,“如果不想也……”“给我三天时间。”博人说,巨大的信息量让他头疼不已,只得说出这个中肯的办法。
        “对不起。”带土在离开前说。
        

         后来的事自是不必说了,博人选择独自承受,只是他每日修复完时空裂痕就雷打不动地远远看一次莎拉娜,他看见莎拉娜成了火影,看见自家老爸欣慰的笑容,看见向日葵喜悦的笑容,他就会想:嗯,我做的一切都是有用的,大家都被我保护得好好的,木叶的每个人都很幸福。
        这就够了。即使他们从未记得我。

《我的世界》ep02

第二章:突如其来的消息

        “莎拉娜,你剪短发了?”春野樱看着自家女儿的及腰长发突然变成了清爽利落的短发有些不大习惯。“是啊,不好看么?”“哦,只是不太习惯。”不知为何,樱总感觉自己的宝贝女儿好像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

        莎拉娜穿好鞋,迅速飞奔到火影楼。

        “七代目火影大人,是有任务吗?”莎拉娜来到自己的老师——漩涡鸣人面前。“啊,莎拉娜,我叫你来,是想告诉你个好消息。哎呀别这么见外不用这么跪着。”“不,这是必要的。”

        嗯,不愧是佐助的女儿呀。鸣人想道,哪像自家儿子,没正经天天叫我臭老爸,都20多了像个小鬼一样。

        “莎拉娜,我想告诉你,你,现在正式成为火影候选人。”鸣人难得严肃地说。

        “啊?这……这……”莎拉娜一时间竟有些惊吓,,虽然在村里人看来年轻有为的莎拉娜当上火影是八九不离十的,她自己也很自信,但……为什么……有点心塞呢?

        “咳,那么作为火影候选人,熟悉工作是必要的,从现在开始,莎拉娜也要参与一些村子里的事务了。”“是。”

        唉,还是没有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呢……莎拉娜,你至于这么怂吗?

        “莎拉娜姐姐要当火影了吗?”漩涡向日葵喜出望外地说。“对呀。”不得不承认,向日葵真的很像一个小太阳,给她身边的人带来温暖。这么想着,莎拉娜的嘴角不自觉弯起。“太好了,哥哥知道了一定会非常开心!由你们守护木叶是让大家最安心的!”

        漩涡博人?!

        莎拉娜的脸瞬间黑了。

       “怎么了吗?你们吵架了?”向日葵察觉到了莎拉娜情绪的变化,问道。

        “没什么。”莎拉娜说。

        要当火影了,以后可不能这么情绪化了。莎拉娜想道。


博人视角。

        莎拉娜应该很伤心吧,她一定恨死我了吧,唉,可是……唉……博人在时空隧道中穿行时想着。自打跟莎拉娜提出分手后,他没有一刻是不想着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黑发女子的。

        对不起,莎拉娜,为了我们的未来,也为了这个我深爱着的世界,我只好这么做了。

        “”